官方微信 English

学院新闻

首页 >> 学院新闻 >> 正文

【新华社】西南交通大学教授戴虹:为了实现“千里铁路一根轨”她和丈夫携手攻坚

作者:新华社     审核:杨婷 章春军    日期:2022年05月31日 10:10   点击数:  

编者按:2022年5月30日是第六个全国科技工作者日,今年的主题是“创新争先、自立自强”。新华社在这天推出题为《为了实现“千里铁路一根轨” 她和丈夫携手攻坚》的专题报道,聚焦我国铁路钢轨焊接技术的领军人物,西南交通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戴虹教授。戴虹教授1957年出生于四川西昌,1985年7月从哈尔滨工业大学焊接专业研究生毕业后进入西南交大材料学院任教,并选择以“轨道焊接”为科研主攻方向。曾获国家科技进步奖1项,省部级科技进步奖及教学成果奖4项。现主要研究方向为轨道焊接技术。长期致力于在高速重载铁路无缝线路轨道焊接、城市轨道交通等工程的高效强韧化焊接技术和成套装备研发。


 2016年9月12日,历时7年的青藏铁路格拉段(格尔木至拉萨段)无缝钢轨换铺工程全面完成。这项无缝焊接任务由我国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气压焊轨车完成,直至今日,该段钢轨焊接接头状况依旧良好。鲜为人知的是,该气压焊轨车及其成套焊轨工艺工法是由一位“铁娘子”担纲,带领团队历经多年技术攻关完成的。

 这位“铁娘子”是我国铁路钢轨焊接技术的领军人物,原西南交通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党委书记、现中国铁道学会工务委员会委员戴虹教授。在刚刚过去的周末,她与家人同事们一起度过了自己65岁的生日,并正式从工作了37年的岗位上退下。

5月27日,黄正中(后)和戴虹(前)在家里修剪花枝。

戴虹1957年出生于四川西昌。1985年7月,她从哈尔滨工业大学焊接专业研究生毕业后进入西南交大任教,并选择以“轨道焊接”为科研主攻方向。

“那时我国钢轨焊接技术十分落后,主流的焊接设备都是进口的。”戴虹回忆道,进口的焊轨设备不仅价格高,而且因为使用标准不同等原因,设备常常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外国厂商有限次地派人来调试工艺,无法随时给予技术支持。

戴虹团队从钢轨闪光焊机工艺与质量研究课题入手,常年在成都焊轨厂进行创新科研试验,逐渐掌握了钢轨焊接核心技术,于1994年完成K190nk固定式钢轨闪光焊机控制系统研制并投入生产使用,解决了国外设备在中国“水土不服”的问题。经过不断完善、优化升级相关技术,她带领团队先后设计研发了小型数控式气压焊机和钢轨闪光焊机等设备,实现了钢轨焊接装备国产化。

5月27日,戴虹(左)与黄正中(右)在装配车间内向工人了解近期装配情况。

2003年,戴虹团队参与到“青藏铁路格拉段无缝线路试验段关键技术研究”科技攻关项目,第一次登上青藏高原进行现场焊接试验。

戴虹从试验结果对比中发现,在高海拔环境下,采用气压焊方法完成的焊接接头,其质量稳定性优于闪光焊。但在高海拔现场实现钢轨气压焊接,需要提高装备机械自动化、提升焊接工艺稳定性。

2006年,“数控式气压焊轨车研制”正式通过原铁道部招标立项。项目开始后,由于技术难度太大,不少同行并不看好这个项目,也很难拿到资金支持。

可这位半辈子都在与钢轨打交道的“铁娘子”并不服气,依旧看好气压焊的优势,决定拿出自己的积蓄继续攻关。为了协助夫人完成心愿,同在西南交大工作的丈夫黄正中义无反顾地选择辞去原来的工作,全职加入项目研发团队,陪伴戴虹屡上青藏高原开展现场科研攻关。

5月27日,黄正中(左)与戴虹(右)研究新买的电子琴。

 那段时间,很多人不看好他们的项目,也无法保证什么时候能做出成果。过程很难,但他们始终坚持对装备和工艺的追求目标。

 黄正中说:“我们这代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比较执着、较真,一辈子总想做成一件事。这也是我们两个人的共同点,能够互相理解支持。”

 2009年7月,拥有我国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YHGQ—1200型数控式气压焊轨车”正式面世。2010年8月,年过五旬的戴虹夫妇率团队在青藏铁路海拔4611米的不冻泉车站进行了焊接工艺试焊,焊出的接头一次性通过落锤检验,随即投入青藏铁路无缝钢轨换铺工程。

 “一根都没断,这是我一生中做得最漂亮的事!”12年后的今天,回想起这次检验,戴虹内心依旧充满开心与自豪。

 2022年5月,戴虹正式从教学岗位退休,夫妇二人表示,将继续做好高铁、高原、高寒和重载铁路的运维工作及技术攻关。

 最近,黄正中新买了一架电子琴,“原本计划60岁退休去周游各地,现在还想学学乐器、种种花来放松自己。”

 黄正中一边摸索着电子琴一边说:“这个琴还蛮不错的,琴键还是三级重力的……”惹得一旁的老伴哈哈大笑,“他总是这样,在生活中也经常从专业的角度去看待事物。”


 

【新华社】西南交通大学教授戴虹:为了实现“千里铁路一根轨”她和丈夫携手攻坚

2022年05月31日 10:10 150次浏览

编者按:2022年5月30日是第六个全国科技工作者日,今年的主题是“创新争先、自立自强”。新华社在这天推出题为《为了实现“千里铁路一根轨” 她和丈夫携手攻坚》的专题报道,聚焦我国铁路钢轨焊接技术的领军人物,西南交通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戴虹教授。戴虹教授1957年出生于四川西昌,1985年7月从哈尔滨工业大学焊接专业研究生毕业后进入西南交大材料学院任教,并选择以“轨道焊接”为科研主攻方向。曾获国家科技进步奖1项,省部级科技进步奖及教学成果奖4项。现主要研究方向为轨道焊接技术。长期致力于在高速重载铁路无缝线路轨道焊接、城市轨道交通等工程的高效强韧化焊接技术和成套装备研发。


 2016年9月12日,历时7年的青藏铁路格拉段(格尔木至拉萨段)无缝钢轨换铺工程全面完成。这项无缝焊接任务由我国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气压焊轨车完成,直至今日,该段钢轨焊接接头状况依旧良好。鲜为人知的是,该气压焊轨车及其成套焊轨工艺工法是由一位“铁娘子”担纲,带领团队历经多年技术攻关完成的。

 这位“铁娘子”是我国铁路钢轨焊接技术的领军人物,原西南交通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党委书记、现中国铁道学会工务委员会委员戴虹教授。在刚刚过去的周末,她与家人同事们一起度过了自己65岁的生日,并正式从工作了37年的岗位上退下。

5月27日,黄正中(后)和戴虹(前)在家里修剪花枝。

戴虹1957年出生于四川西昌。1985年7月,她从哈尔滨工业大学焊接专业研究生毕业后进入西南交大任教,并选择以“轨道焊接”为科研主攻方向。

“那时我国钢轨焊接技术十分落后,主流的焊接设备都是进口的。”戴虹回忆道,进口的焊轨设备不仅价格高,而且因为使用标准不同等原因,设备常常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外国厂商有限次地派人来调试工艺,无法随时给予技术支持。

戴虹团队从钢轨闪光焊机工艺与质量研究课题入手,常年在成都焊轨厂进行创新科研试验,逐渐掌握了钢轨焊接核心技术,于1994年完成K190nk固定式钢轨闪光焊机控制系统研制并投入生产使用,解决了国外设备在中国“水土不服”的问题。经过不断完善、优化升级相关技术,她带领团队先后设计研发了小型数控式气压焊机和钢轨闪光焊机等设备,实现了钢轨焊接装备国产化。

5月27日,戴虹(左)与黄正中(右)在装配车间内向工人了解近期装配情况。

2003年,戴虹团队参与到“青藏铁路格拉段无缝线路试验段关键技术研究”科技攻关项目,第一次登上青藏高原进行现场焊接试验。

戴虹从试验结果对比中发现,在高海拔环境下,采用气压焊方法完成的焊接接头,其质量稳定性优于闪光焊。但在高海拔现场实现钢轨气压焊接,需要提高装备机械自动化、提升焊接工艺稳定性。

2006年,“数控式气压焊轨车研制”正式通过原铁道部招标立项。项目开始后,由于技术难度太大,不少同行并不看好这个项目,也很难拿到资金支持。

可这位半辈子都在与钢轨打交道的“铁娘子”并不服气,依旧看好气压焊的优势,决定拿出自己的积蓄继续攻关。为了协助夫人完成心愿,同在西南交大工作的丈夫黄正中义无反顾地选择辞去原来的工作,全职加入项目研发团队,陪伴戴虹屡上青藏高原开展现场科研攻关。

5月27日,黄正中(左)与戴虹(右)研究新买的电子琴。

 那段时间,很多人不看好他们的项目,也无法保证什么时候能做出成果。过程很难,但他们始终坚持对装备和工艺的追求目标。

 黄正中说:“我们这代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比较执着、较真,一辈子总想做成一件事。这也是我们两个人的共同点,能够互相理解支持。”

 2009年7月,拥有我国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YHGQ—1200型数控式气压焊轨车”正式面世。2010年8月,年过五旬的戴虹夫妇率团队在青藏铁路海拔4611米的不冻泉车站进行了焊接工艺试焊,焊出的接头一次性通过落锤检验,随即投入青藏铁路无缝钢轨换铺工程。

 “一根都没断,这是我一生中做得最漂亮的事!”12年后的今天,回想起这次检验,戴虹内心依旧充满开心与自豪。

 2022年5月,戴虹正式从教学岗位退休,夫妇二人表示,将继续做好高铁、高原、高寒和重载铁路的运维工作及技术攻关。

 最近,黄正中新买了一架电子琴,“原本计划60岁退休去周游各地,现在还想学学乐器、种种花来放松自己。”

 黄正中一边摸索着电子琴一边说:“这个琴还蛮不错的,琴键还是三级重力的……”惹得一旁的老伴哈哈大笑,“他总是这样,在生活中也经常从专业的角度去看待事物。”